投稿

曹仁賢:光伏二十年,我還沒與自己握手言和

   日期:2019-03-19     來源:曹宇    瀏覽:11559    評論:0    
在進京之前,曹仁賢剛拒絕在一份關于發展“清潔”火電的征求意見上簽字。

幾天后,他在兩會上再次開炮抨擊某些化石能源企業提出的“清潔”、“低碳”、“近零”等偽命題,呼吁可再生能源附加提高一分錢,并建議國家成立能源部,用能源管理升格的方式去解決現在能源工作存在的頑疾。

他是圈中大佬好友最多的企業家之一,也是見證了中國光伏全發展歷程的資深專家,許多客戶遇到技術難題,也會向“曹老師”請教。


曹仁賢

實業興邦,清潔能源報國的夢想;身為企業掌舵者和行業領袖,尋找方向、尋求突破的責任和焦灼;與傳統能源合作競爭的艱難與執拗;在行業受到誹謗讒毀和不公待遇時拍案而起;待人誠懇和善,但在工作和專業領域從來不妥協,自1997年辭去安穩的大學教職創立陽光電源至今,曹仁賢沒有一天不在與自己戰斗。

奮起能源千鈞棒,澄清霧霾萬里埃。

跨界融合:3毛1超低電價背后的秘密


2005年,中科院電工所馬勝紅研究員到甘肅調研,曹仁賢隨行,想在敦煌做一個1MW的并網項目。“后來大家覺得太小,準備做5MW。”敦煌光伏特許權招標就是從這里開始,這里也是許多中國光伏人最早的起點。最終2009年2個10MW特許權招標項目出臺,為產業發展奠定了基礎。

10年后,陽光電源與三峽新能源聯合開發的青海格爾木500MW項目以0.31元/kWh的上網電價震驚行業,數位坐不住的業內大佬還專程跑來找曹仁賢取經。

給筆者介紹到這時,曹仁賢面露喜色、非常自豪。曹仁賢表示,電站可靠性是設計出來的,優秀的發電績效也是設計出來的,但根基是研發出來的。所以2018年下半年,陽光電源又進行了一系列的電站研發、設計方面的整合,調集精銳技術與市場人員整合到電站研發中心。“要讓聽得見炮聲的人來研發炮。”這個中心的研發人員更多的是奔赴電站前線,找毛病挖潛力,找理論的依據,然后為設計人員提供理論輸入。

更重要的是這個研發部門做的另外一件事:如何讓逆變器技術創新延伸到系統端,簡而言之:跨界。

1500V逆變器技術最早是陽光電源在2015年于中國首推,但這項降本增效、推動平價上網進程的利器卻并沒有如預期般在中國遍地開花,而是在國內應用停滯數年,直到已成為全球其它地區主流解決方案后,才回到中國。

于是陽光電源考慮如何從整體出發,將研發的成果更好的落實到項目中,并通過產業配套,將新技術價值發揮到最大化。在陽光電源的電站研發中心,研發人員會綜合考慮電站PR和可利用率提高、發電量提升、系統成本的優化和降低、智能清洗、提高容配比等問題,為設計人員提供理論輸入,然后通過建設電站獲取實際數據,又為系統研發工作提供支撐和依據。在陽光電源自己的電站中,他們還會用一些較為“激進”而無法在客戶那里得到驗證的先進技術方案。所以這樣也確保了經驗和理論的結合,更好的促進先進技術的研發和應用。

所以,1500V與這些優勢方案的完美融合,才是青海格爾木超低電價的最大秘密,這也是2019年陽光電源的重點工作之一——在業內推廣以1500V為基礎的先進光伏系統。

“我們在做一個電站的時候,已經為下一個電站的優化做好準備了。如果只局限于某一個零件再看這個零件,那就太狹隘了。我們要跳出來,走出大數據,擁抱物聯網和產業生態鏈,引入更多的邊界條件,讓越來越多的項目能夠實現平價。”曹仁賢認為,通過數據挖掘和產業跨界,每一個電站都將在原有基礎上做得更好。

除了技術成本,目前我們實現平價有三座大山:

1●首先是融資成本過高

2●第二是其他非技術成本,如稅收、電網接入線路投資、土地使用成本等非技術成本,這些非技術成本目前占到光伏電站總投資成本的三分之一

3●第三是棄光、棄風的風險,平價的前提是電站能夠滿發,但目前接入電網困難,算好的模型如果被限電,那平價模型就不對了。所以,我們邁過了這些座大山,才能真正實現中國的平價

但他同時強調,外部雖然存在困難,但企業一定要有內生動力,點滴漸進,螺旋式上升,保持技術優勢。“我們一直在加大技術研發的投入,否則何談領跑企業,打鐵還需自身硬。”

與時逐而不責于人

2018年下半年光伏政策劇烈震蕩,光伏大佬們或咬牙堅持,或云淡風輕,只有曹仁賢旗幟鮮明的表示反對,并數次批評財政部不作為造成光伏產業的困局。也有外界認為曹老師太激動,政治上也不夠成熟。對此,曹仁賢說,“我不僅是企業負責人,也是人大代表,為產業健康發展直言本就是我應盡的責任。”

這個“激進”的人在過去半年里,對內穩定軍心,專注研發,降本增效,積極拓展海外市場;對外為光伏產業正名,為解決新能源產業困局獻計獻策。根據1月30日陽光電源發布的2018年業績預告,陽光電源2018年凈利潤8億元,順利度過過去最煎熬的六個月。

“去年,531新政之后,我們做了積極應對,無論是組串還是集中逆變器都取得很好成效,牢牢抓住市場占有率。在光伏發電和儲能結合取得成果,海外儲能業務成倍增長,發電側儲能邁出重要一步,截至2018年底,我們累計參與的全球重大儲能項目超過720個,去年成績來之不易。”曹仁賢總結道。

但在公告之外,曹仁賢還做了一件筆者看來更有意義的事:給產業以尊嚴,給從業者以希望。

希望,是這個時代像鉆石一樣珍貴的東西。

——《流浪地球》,韓朵朵同學

在“531”之后,戶用光伏震蕩最嚴重,大批庫存積壓在經銷商的倉庫,許多企業也無力承擔退貨帶來的損失,只得“屈辱地”按合同“照章處理”,互相推諉、扯皮多有發生。

但陽光電源拒絕了這份“屈辱”:曹仁賢決定,不管合同如何簽訂,都退款給有要求的經銷商。

選擇“尊嚴”,讓曹仁賢付出了比“鉆石”更昂貴的代價,他親口告訴筆者:“這是個天文數字。”產業的火種和外界對于光伏的信心,陽光電源保護的很好。

與時逐而不責于人,對曹仁賢來說,習以為常,因為這二十二年來,他做的最多的,就是為難自己,以己為敵。

北極熊

受益于光伏領跑者項目數年的推動,光伏產業技術發展取得了豐碩成果,2018年起光伏技術路線細分變革與競爭前所未有的激烈,各個環節企業都在開展“軍備競賽”。于是筆者問曹仁賢:“您有時也會感到焦慮嗎?”

他半開玩笑的回答:“何止焦慮,有時還會狂躁。做好光伏企業,經營要穩健,創新要開放,管理要改革,思想要超前,好難喲。”

外界看到中國光伏產業擴張如此迅速,規模以上玩家數量如此之多,常常認為產業門檻不高,而“531”帶來的一個好處是讓產業看到“誰在裸泳”。

實際上,光伏這種技術、資本雙密集,成本控制與發展速度要求極高的產業,可以說是最難做的產業之一。在風口上,豬確實能飛起來,但經風刀霜劍仍能扶搖直上的,只有鯤鵬。即使從全球范圍來看,二十二年來,能夠一直持續盈利的光伏企業,只有陽光電源。


陽光電源業績增長表

“我的壓力,首先來自于市場,政府干預會對市場造成波動性。”曹仁賢說,“但光伏目前仍然需要一小段時間,才能達到完全市場化,因此這種波動無論是積極的還是消極的,都必須著重考慮。”

此外,光伏技術升級,路線細分,產業迭代速度加快,企業領導者專業化水平尤為重要。“我看了光伏產業20多年,也只敢說能測準51%,行業發展實在是太快。”曹仁賢感慨,“萬一偏差過大,企業就會陷入困局。”

他雖然對可再生能源產業充滿信心,但在企業經營上卻不過分樂觀,反而覺得如履薄冰,還有儲備“脂肪”的習慣。

“深挖洞,廣積糧。”


為化解單一市場的風險,陽光電源2011年就加大了海外市場的開拓,儲備前沿技術、資金用于應對變革。“許多一路走來的老朋友,也有十年前國內外的數十家競爭者,現在都離開光伏產業了。”曹仁賢說,“這是非常遺憾的,也讓我們保持警惕,即使沒有冬天,也要像北極熊那樣做好過冬的準備。”

2019,再出發


“2019年我們會加快國際化步伐,受惠于海外市場較大幅增長,今年我們海外市場銷量將超過國內。所以,我們要牢牢抓住東南亞印度等新興市場、正在復蘇的歐洲市場,夯實中東、日本市場,堅守住有關稅壓力的美國市場。”曹仁賢說,“陽光電源今年還會積極申報示范項目,爭取把去年的經驗教訓用到新的項目中,努力進一步降低國內光伏電站成本。”雖然外界認為今年光伏市場在30-40GW之間,但曹仁賢仍然樂觀認為2019年市場不會低于去年。

光儲業務也是陽光電源今年的重點工作,曹仁賢希望通過儲能技術進步、成本下降,讓新能源+儲能成為標配。“解決了穩定性問題的新能源,將潛力無限。”

“我本人非常有信心,電能將逐步走向獨立、安全、清潔、零碳。”曹仁賢說,“我們每隔幾天都要敲警鐘:我們是誰?我們在哪兒?我們為什么要這樣做? 要不忘初心。”他說陽光電源的初心就是在盡量不改變大家消費習慣的同時,讓新能源像現在的化石能源這樣,被大家接受并習以為常。他指出,未來光伏不只是平價,還要比化石能源有更低的價格。“這個目標激發著陽光科研工作者的創新動力,努力的去反復迭代優化我們的技術路線,我對陽光電源平價戰略充滿信心。”曹仁賢說。

與己為敵的曹仁賢,還不能,也似乎并不想與自己握手言和。 
 

微信掃一掃
投稿聯系:張先生 13844866317 新聞投稿咨詢QQ: 35845245
郵箱:news#ne21.com(請將#換成@)
 
更多>同類光伏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光伏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誠聘英才  |  會議定制  |  領導關懷  |  營銷服務  |  聯系我們  |  幫助中心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積分換禮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中超第一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