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堅瑞沃能背負擔保遺債 重要子公司業績存疑

   日期:2019-10-12     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瀏覽:169    評論:0    
堅瑞沃能對沃特瑪擔保金額的猛增,從側面反映出了沃特瑪對于資金的渴求,不過這也帶來了新的疑問,為何沃特瑪需要這么多資金,這些借來的資金都用于哪了?

曾被冠以A股“鋰電巨頭”的堅瑞沃能目前也走在退市邊緣,其多數銀行賬戶被凍結、大量經營性資產被查封,而且大部分工廠已暫停生產,員工大面積離職,此外,公司還身處巨額債務危機之中,截至2019年上半年,其資產負債率已高達110%,光短期借款就高達43.74億元。

與此同時,堅瑞沃能還背負高額的對外擔保,截至2019年上半年,擔保余額為1.38億元,關聯擔保余額為77.46億元。在這些擔保名單中,多數與其2016年收購的重要子公司沃特瑪有很大關系,而目前沃特瑪已出現嚴重經營危機,這意味著,一旦擔保期限到期,堅瑞沃能可能為此付出更多代價。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沃特瑪不僅在堅瑞沃能的擔保名單中占據重要地位,翻看堅瑞沃能往年的經營情況,沃特瑪也是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

堅瑞沃能前身為堅瑞消防,成立于2005年,主要從事消防工程和消防滅火設備、火災預警設備的生產和銷售業務。2010年9月,堅瑞消防在深交所上市。上市之后,自2010~2015年,公司的營業收入及凈利潤均變化不大,凈利潤在1200萬~3500萬之間,表現平淡。不過,從2016年開始,堅瑞消防的業績突然爆發,營收38.2億元,暴增557%;凈利潤達到4.25億元,暴增近11倍。這些數據變化都與上市公司2016年的一場并購有關,而并購的對象正是沃特瑪。

2016年4月,堅瑞消防發布公告稱,公司擬向沃特瑪的全體股東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沃特瑪100%股權,交易對價高達52億,并因此產生了46.13億的巨額商譽。隨后,2016年10月,堅瑞消防更名為堅瑞沃能,從消防器材公司正式轉型為“鋰電巨頭”,并一度受到市場看好。不過,好景不長,僅僅過了一年,堅瑞沃能的業績便一落千丈,據2017年年報顯示,其當年營收96.6億元,同比增長152.88%,但歸母凈利潤卻出現虧損36.84億元,同比大幅下滑966%。

不過,與一瀉千里的業績相反的是,隨著對沃特瑪的收購,堅瑞沃能的擔保額也急速猛增,《紅周刊》記者查閱2016年至2018年年報,其對子公司的實際擔保額分別為22.52億元、60.87億元、47.55億元,這其中,大部分是對沃特瑪的擔保,而且2018年47.55億元全部是對沃特瑪的擔保,但這時沃特瑪已出現大量債務違約事項。

堅瑞沃能對沃特瑪擔保金額的猛增,從側面反映出了沃特瑪對于資金的渴求,不過這也帶來了新的疑問,為何沃特瑪需要這么多資金,這些借來的資金都用于哪了?沃特瑪收購一年就業績變臉,是否意味著此前就存在重重問題?堅瑞沃能是否察覺到這些危機征兆,若沒有察覺,那實在是對自己的主力業務不夠上心,若有所察覺,還繼續對其提供擔保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首先來看沃特瑪當時的虧損原因,據堅瑞沃能稱:“受國家新能源產業政策補貼調整、子公司沃特瑪業務擴張增速過快、應收賬款回款較慢,資金鏈緊張等綜合因素的影響,公司對收購深圳市沃特瑪電池有限公司時所形成的商譽計提了全額減值。”而沃特瑪方面則表示,“低估了2017年新能源汽車產業政策調整帶來的困難和復雜程度;公司采用短貸長用的方式,加劇了波動帶來的影響。”不過,若仔細查看此前沃特瑪的經營狀況,可發現早已暗藏種種疑問,關聯交易遍布其中,其業績暴增的真實性也一度受到各方懷疑。

據其2016年年報和2017年一季報披露的前五大客戶和前五大供應商名單來看(此后就不再披露具體名單),在2016年的名單中,有兩家公司既是前五大供應商,又是前五大客戶,分別為東莞沃泰通和江西佳沃。其中,東莞沃泰通位列第二大客戶、第一大供應商,江西佳沃位列第五大客戶、第二大供應商,而在2017年第一季報中,其再度躋身前五大供應商,位列第一和第五。有意思的是,在之后堅瑞沃能發布的2016年年報更新版本中,大客戶名單和供應商名單做了調整,這兩家公司已經不見了。

這項操作不禁令人產生諸多疑問,既是供應商又是大客戶,豈不是左手賣右手,可隨意操縱訂單金額了?此外,江西佳沃成立于2015年9月,其創立之初的公司名稱為“江西沃特瑪新能源有限公司”,直到2016年4月才改名。而另一家公司東莞沃泰通,曾有媒體(網易)對其進行實地走訪,當時東莞沃泰通的一位技術部工程師向該媒體表達了“沃特瑪其實是公司最大的股東,沃泰通是沃特瑪子公司”的說法。不過,后來堅瑞沃能都對這些說法表示否定,但從目前沃特瑪的變臉情況來看,其當時是否涉及操縱營收也未可知。

除大供應商與大客戶是同一家公司之外,堅瑞沃能2016年至2017年一季度的財報中,第一大客戶都為東風特汽,其占了2016年堅瑞沃能營收的12.32%。根據堅瑞沃能財報中披露的重大已簽訂單及進展情況可知,自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3月30日,東風特汽向沃特瑪及其子公司采購電池組金額總計41.77億元。但是,就是這一重要客戶的身份也被質疑。當時媒體向東風特汽核實稱,該公司與沃特瑪合作生產的全部新能源物流車,采購方全為新沃運力及其子公司,新沃運力向整車廠采購新能源物流車,指定整車廠必須采購沃特瑪的電池,也就是說,沃特瑪的很大一部分訂單是通過“反向定制”。

對于此說法,堅瑞沃能曾發布澄清公告否認了反向定制的存在,但在其澄清公告中,令人矛盾的是,也變相承認了一部分反向定制的存在,其稱2016年沃特瑪總營收為87.94億元,其中“反向定制”金額為22.03億元,占比25.06%,到了2017年第一季度,“反向定制”金額占比為10.25%。

那么反向定制究竟存不存在?既是供應商又是大客戶的兩家公司對其營收到底有沒有操縱?在眾說紛紜中令人心存疑問,從其2017年業績的迅速變臉情況來看,這一情況的存在不無可能。《紅周刊》記者也專門對其2016年的營收數據做了一些核算,發現2016年有25.98億元的營業收入沒有相應數據支撐,即使當時公司還披露了存在18.07億元的應收票據背書,仍有近8億元的營收無法解釋,顯然這些數據異常是需要公司做更多解釋的。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在已經完成并購的情況下,堅瑞沃能的應收賬款還同比大增80%,銷售占比達到123%,2016年銷售占比則為172.85%,這意味著2016年、2017年堅瑞沃能的營收幾乎都是未形成“真金白銀”的應收賬款,結合其此前可能的關聯交易來看,通過“關聯方”走賬沖擊業績,但并不用到實際資金,可謂兩全其美的方法。

不過若這一假設成立的話,沃特瑪業績向好則更容易取得貸款,但是沃特瑪是否真的需要這么多錢呢?堅瑞沃能為沃特瑪提供擔保借來的錢又究竟用到哪里去了呢?

目前所知的是,堅瑞沃能正在為收購沃特瑪之后的情況擔受很多責任,這是否是其早已預料的情況還是“背了黑鍋”,則引人遐想了。 
 

微信掃一掃
投稿聯系:張先生 13844866317 新聞投稿咨詢QQ: 35845245
郵箱:news#ne21.com(請將#換成@)
打賞
 
更多>同類光伏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光伏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資源合作  |  誠聘英才  |  會議定制  |  領導關懷  |  營銷服務  |  聯系我們  |  幫助中心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積分換禮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中超第一轮